首页 抄星辰 正文

鲸字号书店谢幕 曾是插画师难得的舞台

抄星辰 adminqwe 2022-06-23 06:08:02 29 0

  作者: 彭晓玲

  自忠路上一幢低调老洋房里的鲸字号书店,是不少文艺青年逛新天地时的必去之地。遗憾的是,这家上海不多见的以插画为主题的独立书店,6月21日结束了最后一天营业。7月1日起,它将关闭门店,转为线上经营。

  近日,鲸字号书店创始人张晔在网上发布了闭店消息,不少网友、读者和插画师感到惋惜。张晔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强调,关掉书店并非由于租金上涨、经营困难等原因,而是去年就有的想法,但从春天持续至今的疫情,确实让原本年底闭店的计划,仓促提前到房租到期的本月底。

  插画师的“乌托邦”

  鲸字号书店不大,只有50平方米左右,正在进行闭店前的打折促销,到处都是插画师的画和衍生的文创品,书却很少,仅在进门右边一个角落里放着少量绘本。“有书的时候,是我们店最精彩的时候。”张晔回忆。

  她是80后,创办书店前做了十年品牌和设计工作,和插画工作没有交集。2014年微信公众号火起来后,她也开了名为“鲸字号”的公众号,无意中写了一篇介绍国外插画艺术作品的文章,点击率特别高,才注意到插画这个行业,进而发现国内有很多空白,于是有了开一家以插画为主题的独立书店的念头。

  2017年12月,鲸字号书店在重庆中路开业,两年后因为房租到期,搬到了自忠路。但不管在哪里,书店都坚持以插画为主题,店里为插画师做了个橱窗,上面展示着他们最为满意的大幅插画,这在当时非常少见。“那时在上海,没有一家(店铺的)橱窗会免费提供给插画师来做陈列展览,但现在无论是奢侈品专卖店还是商业地产都能看到,说明这个行业是有意义的。”张晔说。

  除了插画,鲸字号书店还曾以特色出版物闻名。它在5年里出版了两本,其中2018年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合作的《defined》,是国内第一本关注插画与生活方式的主题杂志书。此外,鲸字号书店还出过内部报纸,内容也和插画有关,一共办了18期,为读者介绍了很多才华横溢的插画师。

  办了24期插画展的鲸字号书店,逐渐成为国内插画师展示才华的舞台。插画师onoitoe发文回忆,2019年6月她第一次画漫画,没有任何名气,也不认识插画圈任何人,毛遂自荐给鲸字号书店发邮件问是否能寄售作品,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非常高兴,一口气打包了100多本她做的插画书寄过去。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它是我们的一个乌托邦领域,为许许多多插画师朋友柔软地支撑起了梦想”。

  不过,作为一家独立书店,鲸字号书店的身份始终比较尴尬。店址属于半民居,办不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,而张晔自己办的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又被认为是异地经营,最后书店里除了几本童书绘本,绝大多数书都被迫撤下,与真正意义上的书店渐行渐远,基本成了一个以插画和文创产品为主题的特色小店,也因此在插画方面发力更多,“就是希望丢掉了书的灵魂以后,在展览和互动这个内容输出上,我们能做得更好”。

  关店消息传出来后,有十多家书店、艺术商店、美术馆都主动和张晔取得联系,不仅希望能够继续销售他们的插画和文创产品,也希望今后可以一起合作些线下的服务活动和展览,让鲸字号书店的内容在不同场馆继续延续下去。

  独立书店的生存困境

  5年里,鲸字号书店几重变迁,背后也折射出独立书店的经营困境。“它并非是必需品的衣食住行,是建立在人最基本的生活得到满足的基础上,才会有的更高层级精神活动,因此抗击风险的能力更差。这次疫情管控期间就很明显,餐饮还能通过团购和外卖勉强支撑,但是根本不会有人去团书。”

  不过,独立书店又是非常特别的存在。从选书方向到书店风格,很多独立书店都带着很强的个人意识和倾向在经营,所有进入书店的读者,也都会感受到店长非常强烈的个人色彩,“这是大家喜欢独立书店的原因,因为它很接近人和人之间真实的思想和对撞,店主也能从读者的反应来了解他们的态度,这是吸引他们开书店的最大魅力所在。”

  这种靠情怀驱动的独立书店,在高租金、高人工、受互联网冲击的大环境下,显然举步维艰,几乎没有人是奔着赚钱的目的去开店的。在这之前,很多商场也向张晔抛出过绣球,都被她拒绝了,她觉得独立书店一旦进商场,很难在保持个性与追求利润之间做好平衡。“进商场以后,你就要遵守商业化的经营逻辑,不断提高书店的销售额,不然承受不起高昂的租金。书店的销售额来源于哪里呢?就是得迎合绝大部分读者的习惯”。

  张晔举例,读者希望能够一边喝咖啡一边看书,那书店就要推咖啡;读者喜欢看青春疼痛文学,选书里就要有很多这方面的畅销书。“这对很多独立书店而言是非常矛盾的,他们更希望大家去看他们觉得好的内容。”而这么多年,鲸字号书店坚持不刻意迎合读者,坚持展示风格另类的少数派插画,希望容纳更多的可能性,“如果我进了商场,就一定只能选大多数读者都喜欢的温暖风格插画”。

  鲸字号书店即将闭店的消息传出去后,网络上一片惋惜。但张晔不认为这个结果多么“悲情”,她用的词是“毕业”,“这件事情结束了,多多少少是带有眷恋的,但我们是用毕业的心态来面对的。”

  而这也是疫情持续到第三年,每家实体书店经营者都不得不面临的后续发展问题。“其实书店也是一个载体,是大家交流书的互动空间。但后疫情时期,如果整个内容只用书店这种形式去做,它的辐射范围或是持续受到的支撑点就会很弱,所以应该使用各种途径,用更合适的方式去实现传播。”

  她说,如果今后鲸字号再做一家实体店,可能还会有画廊、艺术教室,也就是说,到时候,书店是基于线下人群的互动体验场所,是线上的内容的进一步补充。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立场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29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热门标签